“啪!啪!”幾聲響亮的拍擊聲,從吉林石化公司化肥廠合成氨車間會議室傳出。七八名工人圍坐在一起,有人盯著手中的安全帽,有人看著腳尖,就是沒人敢正視那個正站在前面拍桌子的人——車間安全員關立峰。
  身為安全員,關立峰是車間出了名的“黑臉包公”。不管你是領導還是工人,在違章面前,他絕不講情面,看這發火的架勢,準又有人違章啦。
  “這是高溫高壓、易燃易爆易中毒的裝置!你們工作的旁邊,就是硫化氫壓縮機廠房!硫化氫啊,兄弟們,那是什麼概念?超過每立方米20毫克就會中毒,嚴重的可能瞬間死亡!”關立峰又重重拍了一下桌子。
  “是工頭兒讓我們下坑的。”一名工人小聲嘟囔著。
  “這就是違章指揮!”關立峰衝著那個工頭兒大聲喊道,又一巴掌拍在桌上:“不經過分析,就讓工人下坑幹活兒,出了事兒咋辦!你是頭兒,更得對手下兄弟們的生命負責!”
  40多歲的工頭兒,被人這樣數落,坐不住了,他“騰”地站起身,一把扯下脖子上的毛巾摔在桌面上,“我們也是為了完成工期。都乾好幾天了,之前每天都分析,也沒啥事兒啊?有規定我知道,但也得講個靈活性不是?”
  “等分析結果是要一些時間的,可這是規定。這些規定都是從血的教訓中總結出來的,只顧搶工期,多掙錢,命都不要啦,命沒了掙再多錢都是扯淡!”關立峰又將桌子拍得山響。
  合成氨車間這幾天正在拆換地下腐蝕管線,關立峰巡檢時發現,幾名工人在沒辦理進入有限空間許可證、沒進行坑底有毒氣體分析的情況下,就要下坑作業。他立即制止,於是有了這桌子拍得山響的“安全教育課”。
  “前幾年有個化工廠進罐檢修,幾撥人進去都沒事,可最後一個人進去就再沒出來。為啥?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找甲方辦作業許可證就擅自施工,甲方不知情,往罐內通入了氮氣。最後一個工人因此窒息、死亡!”看著低頭不語的工人,關立峰特意加重了最後兩個字。
  “人命大於天,別以為我小題大做,大家都記得前幾天下了場雨吧?在現場,有個施工隊使用兩個臨時電源箱,就那麼整體暴露在雨中。我發現時,表箱上已佈滿雨珠。你們說,雨水滲入電源箱,一旦漏電,是啥後果?”關立峰頓了頓,接著說:“我當安全員22年,聽到、看到的太多啦,安全沒小事兒!剛纔我有點激動,語氣重了些,大家也別嫌我嚴,我是對大家的生命安全負責……”
  此時,工頭兒走到關立峰面前,搔著頭說:“關工,你說得有道理,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,一切按規定來。”
  又是“啪、啪”兩聲,但這回不是拍桌子,而是關立峰的大手欣慰地拍在了工頭兒的肩膀上……
  (原標題:【新聞特寫】安全員“拍桌子”)
創作者介紹

doyruubajucj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